丹云:退休的我们怀着对蓝色世界的好奇心在航海路上摸爬滚打七个春秋 |追风的人㉑

 2022-04-14 16:48:59  237

/ 写在前面 /

 

我的小名叫丹云。在科尔沁草原的天空下,常有美丽的云朵自由飘渺,令年少的我羡慕不已。幻想中,自己变为一朵白云,飘舞在山川峡谷之间。互联网刚刚兴起时,“飘”成了我的网名,也是我生活的常态。我穿梭于这个美好的世界,欣赏大自然中的一花一草。

 

然而地球70%的表面积是海洋,我却未曾亲近。于是,退休的我和我的老伴有了一条41尺的帆船,命名为“丹云号”。有了帆游近16000海里的经历,有了航海人的圈子和越来越多有关海的故事。

 

虽已帆游六年,但我对蓝色世界仍然充满好奇与幻想。帆船运动它不仅仅是培养英雄的赛场,更可以是普通人休闲旅游娱乐的工具。中国强大了,发达国家的航海生活中国人也可以有。

 

1/  与帆船结缘/

 

我的小名叫“丹云”,成长在美丽的科尔沁大草原。孩童时代最幸福的记忆莫过于躺在开满野花的草地上,望着蓝蓝的天空发呆。无数次梦见我名字中的那朵云,在宽广无际的蓝天里,欢乐自由地舞蹈着、歌唱着,飘向很远很远的远方。

 

后来,我离开家乡到武汉求学,认识了学长杨先生,毕业后,他成为我的另一半。再后来,我们调到滨海城市深圳工作。

 

光阴荏苒,日月如梭。三十多年过去了,原来的小渔村已发展为繁华的大都市。而我们也从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成为金色夕阳下的花甲老人。

 

退休后,我们夫妻曾游走于祖国的大江南北和世界各地。2015年1月在澳洲游玩时,浩渺无垠的蓝色海面上,那点点白帆映入眼帘,住进心中。我们开始冥想:驾驶帆船航行的生活一定很自由、浪漫,我们是否也能这样生活呢?

 

旅游归来,我们俩开始自学帆船知识。经过仔细的研究以及对惠州合正东部湾游艇会的实地考察,认为帆船生活完全可行。于是,2015年5月,我先生便去上海游艇展览会选船,与参展商厦门慕恩海洋公司签订了买船合同,定下一条德国生产的巴伐利亚41尺龙骨帆船。10月,帆船到了厦门港,我们决定把“丹云”的名字送给心爱的帆船。从此,科尔沁上空的那朵云飘到了海上,“丹云号”帆船成为我们移动的家。

我和“丹云号”

丈夫是船长,妻子当水手,我们这对深圳退休夫妻驾驶着“丹云号”开始了帆游生活,成为一对“上了年纪”的航海夫妻。

“丹云号”团队成员——一男一女一条狗

 

2/  开启帆船旅程 /

 

2015年10月9日我和船长去厦门接“丹云号”时,是我俩第一次登上大帆船。“丹云号”舱内配有三间卧室、两个卫生间、两个冰箱、烤箱、微波炉、煤气灶、厨房、客厅等基本生活设施。面对从没见过的设备、仪表、前帆、主帆、球帆,还有十几条操控帆的绳索,我头大了,该从哪儿学起呀?

 

为学习驾驶帆船,我们先后买了十几本有关帆船的书籍。在学会驾驶帆船的基础上,同时还学习了如何看风图、看海图、找锚地,如何使用雷达,如何自救,简单机械故障如何处理等航海知识。

我们购买的众多航海书籍中的两本

 

但玩好帆船并非容易。大帆船的操作难度大,需要人手多。而“丹云号”团队只有一个老头、一个老太太外加一条贵宾狗,不争气的我还是个晕船体质。

 

我们俩人从认识每条绳索功能开始,1米浪到5米浪的适应,每次两海里到上百海里的训练,从三级风便心惊肉跳到十级风的坦然面对。我们凭借一份坚韧不拔的毅力、劈风斩浪的胆识以及对蓝色世界的好奇心,在航海的路上摸爬滚打,送走了七个春秋。

驶向辉煌

 

3/  航行中的故事 /

 

六年来,“丹云号”的帆影掠过万山群岛与香港维多利亚海峡,量遍海南岛的海岸线,穿越了南海与越南的下龙湾,徜徉在美丽的东沙、西沙及南沙群岛,驻足在菲律宾的巴拉望岛和华光礁内......迄今,航程已达1.5万海里。

“丹云号”驶入华光礁

 

航海途中,我们领略过诸多难得一见的人间仙境,令我陶醉,流连忘返。每每想起那时那景,仍激动不已,浮现眼前。

 

记得2017年5月从海南返航途中的那个傍晚,只见环绕大海360度的天空上,接近海平面的上端有一条彩带或紫或橙或粉,似环球荧幕般挂在天边,正上演着风光大片。婀娜的云朵在彩色荧幕的映衬下,翩跹着,幻化着,千姿百态,无穷无尽。我抱着多多不由自主地原地转圈,欣赏这曼妙的集体舞,不想错过每个队形转换,哪一朵是我呢?只恨后脑勺为何少长两只眼睛,柔美的云舞蹈虽短暂却永存我心。

 

深入大海的夜航,时常可见满天星斗,但镶满大大小小钻石的苍穹,从地平线起,似一顶深邃的大帽子笼罩着整个地球,我只见过一次。繁星璀璨,离我好近啊,仿佛触手可及,我感受到了它们的呼吸,聆听它们窃窃私语。最振奋的是我看到了多个从未见过的、由星星排列组合成的星座。

 

此景天上常常有,遗憾世上几人知?能亲眼所见这美轮美奂的大自然景观。一生一次足矣!

 

俗话说:跑马行船三分险。尽管我们一直提倡“休闲航海”理念,每次启航前,看好天气,做好物资储备,确保有舒适的高品质的航海生活。但天有不测风云,长航途中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时常不请自来。

 

2018年1月23日上午,“丹云号”离开三亚公共码头计划航行至中国九段线最南端,直线距离为800海里。

 

“丹云号”上配有能按航线自动驾驶的自动舵。正常情况下,自动舵的此功能相当于三个不吃饭、不睡觉的劳力在为我们开船。航行第四天,这个功能突然失灵,意味着三个劳力罢工不干了。怎么办?我和老公加起来最多算一个半劳力。我环顾大海,再看看海图,“丹云号”正处在南海的中间位置,四六不靠,离最近的陆地也有200海里。什么是绝望?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感到绝望。苍天啊!不带这么考验人的,何况我们不是玩挑战极限的,只是爱航海的一对退休夫妻呀。船长用尽各种方法与手段试图唤醒自动舵,它就是不显灵。

 

从不熬夜的我对继续前行没有信心,说:“咱们回三亚吧?”

 

船长立即反驳:“开回去要三天,正好赶上强冷空气南下,顶风行驶寸步难行,也不安全。”

 

然后,他稳定了一下情绪,挤出微笑说:“没事,有我呢,从现在开始我就是自动舵!”

 

距离目的地还有五百多海里,意味着两人轮流把舵最少需要5天。记得身边熟悉的船东,他去趟海南都要招募8名船员,晚上每两人一组操舵,两个小时轮岗。眼下无论怎么轮岗都是我们两个老家伙,我能行吗?我们能行吗?

 

此后,我们俩人相互鼓励,轮流吃饭,轮流操舵。4天里没见到任何船影,只有日、月、星、云陪伴我们,月伴我思,日伴我行,云伴我喜,星伴我眠。

南海的晚霞

 

航行第六天,此时此刻,我们精神疲惫体力不支,在无网络、无电视、无人烟的大海上,我们变得麻木了,每天只关心剩余多少海里。一望无际的大海让我感叹:不到新疆不知祖国的领土有多辽阔,不游南海不知祖国的海疆有多宽广。

 

船长为了能尽快靠岸补给,改变航向,目标定位到巴拉望的爱妮岛(EiNido)。航线顶风顶浪,需要开发动机行驶。船颠簸得非常厉害,连做饭吃饭都艰难。一天下来海里数并不理想,油箱的指示针移动得却很快。

 

夜里2点左右,船长终究不是自动舵,却像自动舵一样也罢工了。他关闭发动机准备睡觉,任“丹云号”随波逐流。在他关机的那一刻,我醒了。此刻洋流速度很快,看着船往后退。我立马起身,接过舵手的班开机继续前进。我怎能让一寸一寸爬出来的海里数付诸东流呢?

 

此后两天,下半夜基本上由我操舵。我也不是自动舵,也会疲劳,但我有办法:唱歌,吃辣椒。特别是对着小辣椒咬下去,辣得一股股热气顺着每根头发窜出去,眼睛即刻变得雪亮,能精神好一阵呢。

 

因油料消耗过快,船长不得不再次改变航线,尽量借风行驶,修改后的航线让海里数又增加了50海里。好吧,能借风行驶就是理想的行驶状态。日夜兼程的操舵,已让我手掌疼、脚跟疼、腰疼,屁股疼。

 

终于,1月31号早上,我们看见了陆地——菲律宾巴拉望岛南部,接近中午时,在距离Quezon小镇约两海里的海湾,“丹云号”抛了锚。

 

一叶孤帆,八天八夜的航行,我们挺过来了!身处绝境,当求生成为唯一选择时,我才知道自己可以有多勇敢。八天的磨练让我们变得更为强大。

 

遇险时,我也获得外国朋友的无私帮助。那是2018年的2月1日,为躲避2号台风,“丹云号”驶进了菲律宾巴拉望岛的乌卢甘湾。

 

这片海域与广东沿海不同,近岸水下布满珊瑚礁,很难找到合适的锚地。找了两个多小时,“丹云号”才在左右两面有村庄一面是高山的海域抛了锚。

 

“丹云号”船头方向约300米处的海中间,有一间用树杆插在海里做支撑搭建起来的茅草屋。草屋主人是位中等身材皮肤黝黑的男子。很多小船经过草屋时都会将船拴在木桩上,爬上小屋与主人聊上一会儿。直觉告诉我:他,人缘指数不低,一定是个好人。

菲律宾海中草屋主人

 

避风的头两天,我们都在船上休息。看海里的乌龟戏水,看天空的飞鹰抓鱼,看静谧夜空繁星璀璨,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。但我最喜欢看的当属菲律宾人的笑脸。来来往往船上的人们都会和我们挥手微笑。菲律宾人的笑,是发自内心真诚的笑。

 

然而,毫无征兆的危险却在悄悄逼近。2月3号中午,我和船长分别躺在两个懒人椅上休息。忽闻前帆缭绳打在桅杆上“啪啪”响。啊,起风了。事后我才知道,我们遇到了飑线。

 

待我起身,只见“丹云号”正快速向岸边后退。糟了,跑锚了!

 

船长迅速启动发动机向前顶,我冲到前甲板起锚。两三分钟的时间“丹云号”就搁浅了。船底两米深的龙骨与珊瑚石摩擦、撞击,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,声声剜心。在风力作用下,龙骨游离与高高低低的珊瑚石中,已丧失稳定船体的功能。失去重心的“丹云号”正慢慢倾斜,角度超过60度,船舱内饰木板发出揪心的挤压声,仿佛瞬间即会四崩五裂。更糟糕的是船尾舵板也卡在珊瑚石中。船长将发动机开到最大马力,试图冲出珊瑚石的魔爪,最终,发动机的动力不足以脱困。船,岿然不动。

 

恐慌的情绪四处弥漫,“丹云号”的恶运在劫难逃了。我们极力让自己的情绪保持稳定,可我的脑海里却不停地闪现着一个又一个恶果。现代帆船大部分是玻璃钢船体,触礁撞击严重会导致船体破损进水,最终沉船。

 

船体已完全陷入珊瑚石的包围圈。眼下,以我们自己的力量无法令船脱险。这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,如何求救?即使有人来解救,又要多少花费呢?船长第一次感到束手无策,呆坐在舵盘边。

 

正在危机时刻,我看见草屋主人开着自己的小螃蟹船正向我们驶来,他神情紧张一脸严肃,我们和他打招呼也没任何反应。

 

小船靠近“丹云号”,他先用绳子把自己的船拴在海里的一根木桩上,然后用手比划着意思是附近都是珊瑚礁石。又从船上拿起潜水镜戴上,纵身跳进海里查看船底情况。出水后,他依然比划着。明白了,船底龙骨被四块大珊瑚石卡住了。

 

看来草屋主人不懂英语。船长让我拿出长缆绳,一头栓在船头,另一头甩给他,船长也比划着,示意他用他的船把“丹云号”拉出来。因两条船的马力都小,试了两次没有成功。这时,狂风携着暴雨袭来,我挥手指着他的小屋,让他回去避雨。他明白我的意思,却没有离开。风雨中,他双手抱膝蹲在船头,一动不动地看着越来越倾斜的“丹云号”。这时,船长拿出一个塑料袋吹满气,放入罐装啤酒和饼干,系紧袋口扔给他,他用船桨捞起水中的袋子竖起大拇指,露出一丝微笑。肢体语言已经让我们感受到了彼此的善良。

 

约半个小时后雨停了,草屋主人驾船离开,去右前方喊来一条稍大的螃蟹船来帮忙。此时刚好有另一条大船回村经过,草屋主人和船主说了两句,两条船拴在一起,同时发力拉丹云号,很遗憾,仍未成功。我绝望地看着其中一条船放弃了救援离去,满心酸楚。留下的那条船主与草屋主人嘀咕一阵,然后面对我们做了个双臂交叉的动作,指了下右边远处的村庄也走了。我不明白动作的意思,但坚信他们一定有办法了。

 

待那条船回来,船上多了几个十几岁的大男孩,还多了个很大的铁锚,几个人把锚绳拴在他们的船头,几人合力抬起大锚丢入海中,又从海里捞起“丹云号”缆绳栓在螃蟹船上。两条船同时开启发动机向前顶,螃蟹船上的几个小伙子像拔河那样齐心协力拉我们的缆绳,“丹云号”有反应了,一寸一寸地前移,只听“咕咚”一声,几大块碎珊瑚石翻出水面,“丹云号”脱险了!一股热流瞬间涌遍我的全身,我哽咽了,泪水夺眶而出。找不出任何词语可以诠释我此刻的心境。

 

当两条船靠近时,螃蟹船上的人纷纷跨上“丹云号”,和我们握手,热烈地握手。“丹云号”被困4个小时终于脱险。所幸龙骨和船体完好无损,只是舵板被折断了三分之一,永远留在了乌卢甘湾。我们激动得成了机器人,反复说着一句话:Thankyou! Thanks very much! 营救成功,他们也心花怒放,大声地说着什么。握手之后,他们转身跳回自己的船上,准备离去。

恩人带着女儿和女婿来为我们送行

 

开始,我以为他们跳上“丹云号”是来索要辛苦费的,还以为他们会打死狗讲价钱,宰你没商量。羞愧!惯常的生活滋生的防范之心,降低了人的道德水准。我真为自己的“以为”而感到羞愧。

 

船长见他们要走,急了,一边打手势让他们稍等,一边让我拿些钱给他们以表谢意。我进舱拿出一沓菲律宾比索,顺带拿了两提罐装啤酒一起递给草屋主人。他们看到钱时满面惊喜,因他们事先压根儿就没打算要酬劳。其中有位小伙子会说英语,说,大锚借给我们使用,等我们离开时将锚绳扔到水里即可。惊诧,世上竟还有如此好心的人,相遇是缘,得助是福啊!

 

2月5号上午风力减弱,我们决定开橡皮艇去村子里转转,顺便买点新鲜蔬菜和海鱼,也去看看这些善良人的生活。我们来到右侧的村庄,水中有个用木板搭建的桥链接陆地。我们爬上了桥,走进村庄。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:用草、木杆、草席搭建起来的棚子便是岛民的家。低矮、潮湿,摇摇欲坠。涨潮时,房子在水里,落潮时,房子在泥里。

救助“丹云号”村民们的家

 

妇女们用大塑料盆在空地上洗衣服,再看一排排挂在竹竿上的衣服,竟找不到一件完好的哪怕是半成新的衣服。空地上孩子们相互追逐打闹,笑声一片。

 

村里最好的一座房子是基督教教堂,土墙面刷了彩色油漆。教堂院内整齐干净,四周摆放着开满鲜花的花盆。

 

路上,我们恰巧遇到一位懂英语的中年女性,向她询问村里是否有鱼和蔬菜卖,有无超市。她说:“这几天外海刮大风,渔民们没有出海,没有鱼卖,这里也没有菜市场,只有一个卖糖果的迷你小店。”

 

走出村庄,我的心灵受到猛烈撞击,在商品经济发达的环境中形成的三观堡垒开始崩塌。都说“穷山恶水出刁民”,然而就在这贫穷得几近原始的地方,萍水相逢的菲律宾人,为何能无私地解救受难的外国人?如果没有大爱无疆的胸怀做得到吗?正是这刻骨铭心的经历,让我相信人间有最纯粹无私的爱。

村里的孩子来看我们了

 

天真可爱的菲律宾孩子

 

4/  帆船改变了我们/

 

航海虽非我所爱,但它是我老伴的挚爱,我追逐着他的追逐,幸福着他的幸福。他从中获得了健康及最大的快乐。

 

“从每次备航的满怀期待到回港后长久的航程回忆,老伴儿船长哪天不是像打了鸡血?至今,医生不再要求他心脏装支架,降压药也断服4年。”

 

航海改变了我们的退休生活方式,引领我们进入新领域,接受新知识,也让我们华丽转身成为刚强的航海人。

 

我的人生观逐步发生转变,明白了一个道理:人生一世,草生一春。能活多少岁不重要,重要的是如何在有限的生命长度内增加宽度与厚度。尤其在已是近黄昏的时段中,寻找新爱好并赋予激情学习,敢于尝试。在人生旅途的后半段活出自我,精彩到老。

 

航海扩大了我们的社交圈,相遇、相识、相知了一大批帆友:有单人环球航海家,有德国的人工智能专家,有生活在海外的华侨,有大学的校董、教授,有商人、律师、工程师,也有集团公司老板,有飞行员、船长,也有潜水专家,有码头的管理者也有国际知名品牌帆船的销售者。各行各业的帆友来自四面八方,因共同的爱好相聚在“丹云号”。大家其乐融融,相互分享航海中的酸甜苦辣及经验教训。航海人心中有光,与他们为伍,天天都是好心情。

船长与单人环球航海家翁以煊

 

白帆高挂,风起云涌,潮起潮落,瞬息万变。大海在我们面前展现了无穷的魅力,让我欲罢不能。航海第二人生的经历倍感难忘与珍贵,因此,我以航海日志的形式真实地记录了我们的航海点滴,发布在航海人的网站我要航海网上。帆友们见证了我们的成长、蜕变,我们亦成为群体里受人尊敬与佩服的杨船长和丹云姐(飘姐)。曾经的日子与社交圈渐行渐远,恍惚已成隔世。

我与中国大帆船航海第一人魏军大哥

 

航海纵有千难万险,皆为有惊无险。它带给我们别样的快乐与难忘的回忆。清净的世界,简单的朋友关系,不服老的心,我们忘却了年龄与脸上的皱纹,越活越有精气神。

我写的航海游记获奖了

 

5/  帆船让人生更精彩/

 

六年来的航海生活在改变我们自己的同时,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其他人。几十年不爱动的老同事开始带着老伴儿自驾游了,看过我帖子的几个帆友已成为船东船长,来我船上体验的一些帆友考取了帆船驾照,更多的人开始关注休闲航海。我们的经历让人们重新认识了帆船航海。它不仅仅是培养英雄的赛场,更可以是普通人休闲旅游娱乐的工具。中国强大了,发达国家的航海生活中国人也可以有。

 

帆友们见到我或给我留言时,常有人说:“你们活出了人生精彩,是老年人生活的标杆和楷模。”“你们是我未来生活的模样。”“你们是中国休闲航海的拓荒者。”更多的人说:“我要努力工作挣钱,将来也买条船去看星辰大海。”

 

其实,每个人心中都有对蔚蓝大海的向往。那抹蓝,幽幽泛光,神秘深远,在等着我、也等着你......

 

我的更多航海故事↓